🍬草莓班戟

轰出胜 轰出 胜出 太中 皇权富贵
不接受轰除了久以外的任何cp

【轰出胜】芳心纵火犯(二)

OOC预警

无个性世界

领队久✖️电竞咔✖️电竞轰

我爱死了这个咔酱

 

 

轰焦冻晚上出来接水的时候,绿谷正躺在沙发上,睡得一脸满足。

 

茶几上放着他没有关上的本子,轰焦冻皱了皱眉,他隐隐约约地看见了他的名字。

 

他拿起了本子。

 

本子上写满了他平日里的习惯。大到擅长英雄,小到饮食习惯,详细地记录在了本子上面。

 

他最擅长使用的英雄是焦冻,爱吃的东西是热的荞麦面,生日是1月11日。对他的父亲轰炎司有很大的排斥心理。甚至列出了他什么时候拿下了第一个冠军,什么时候加入了什么战队,以及平日里他训练的一些方法,对他的战术的使用的一些猜测。

 

不止他的,ALLMIGHT的所有成员的资料都在里面。

 

轰焦冻表情复杂地放下了本子,转头看向了已经滚到了地板上的绿谷,拿起了留在沙发的被子,盖到了绿谷的身上。

 

 

“轰君,饭田君起床了。”绿谷敲了敲房间门,揉了揉因为睡到地板上而酸痛不已的腰。“我今天和你们一起去晨练哦。早饭已经做好了,洗漱完记得下来吃哦。”

 

“绿谷君真勤劳啊。”饭田感叹了一句。

 

“也没有啦。”绿谷不好意思地揉了揉因为睡相而凌乱的头发。

 

 

 

意料之外的,绿谷跟得上他们的训练速度。

 

轰焦冻停下来,用毛巾擦了擦脖子上的汗。比起上一个因为受不了爆豪暴躁的脾气而离开的领队,已经好了很多。

 

“好了好了,早上晨跑是一件很好的事情,饭田君和轰君每天都跑吗?”绿谷抱着他昨晚见过的本子,专注地记着饭田说的话。

 

“轰君是每天都跑,我倒是没有轰君那么有意志力,这一点我很佩服轰君。”饭田比划着双手,认真地和绿谷交谈着。

 

轰焦冻把毛巾丢在一边,“绿谷,下一场比赛是什么时候。”

 

“啊,在打预选赛之前,我取消了你们几场训练赛,我想你们可以心无旁骛地去打比赛。”绿谷翻了翻另一个本子,“你们之后的第一场比赛,是全联盟国际竞技赛的预选赛。”

 

轰焦冻和饭田相互对望了一眼。

 

“绿谷君,你确定真的要这样做吗?我不是在质疑你的决定,首先我觉得训练赛是和其他队伍竞技的一个平台,是一个可以很好的培养团队默契的机会,取消训练赛真的合适吗?或者说你有别的计划?”

 

绿谷转头看向一边的轰焦冻,他虽然没有说话,可是显然也没有支持他的意识。

 

“你们已经打过很多次训练赛,默契培养出来了吗?”绿谷拿起放在长椅上的矿泉水,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关键,“现在对于你们而言,训练赛只是在浪费时间。接下来一直到竞技赛的三个月,我会给你们制定一个新的训练计划,比赛之前,你们只有一场比赛,和FIRENESS。”

 

“FIRENESS?那个废柴到预选赛都不能过的队伍。再怎么也不应该是这个队伍吧?”轰焦冻把毛巾递给绿谷,冷漠地开了口。

 

“不,FIRENESS在之前是最早拿下竞技赛的队伍,后面因为换掉了了几个队员,之后就一蹶不起。我说的可不是这个队伍。是八木俊典和相泽消太要求和你们打一局。”绿谷接过毛巾搭在肩上,摇了摇头。

 

“按理说,ALLMIGHT早就应该解散了,是八木俊典愿意支持每一个热爱电竞的人,向电竞组委会提出了要求,不解散这个队伍。当然啦,他本人也很想相信你们的实力,他想看看你们的努力,但肯定不是现在。我相信三个月后你们一定可以的。”绿谷做出一个加油的动作,“一起努力吧!”

 

饭田激动地挥了挥手,“绿谷君真的是作出一个很正确的一个决定,我们一定会好好努力的!”

 

轰焦冻眯了眯眼,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

 

 

爆豪听到训练赛被取消的事情顿时炸了毛。

 

“哈?训练赛被臭久取消了?这个臭书呆子到底知不知道训练赛有多重要!”

 

“爆豪,绿谷他取消比赛肯定是有原因的。领队怎么可能不知道训练赛有多重要呢?”切岛拉了拉他的衣服。

 

“狗屎头别和我解释。”爆豪打开了切岛的手,“废久那家伙,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,固执得要死。”

 

“你以前和绿谷认识?”上鸣好奇地凑了过去。

 

“嘁。”爆豪挑了挑眉,“我和他四岁就认识了。他从小就喜欢FIRENESS的八木俊典,妄想成为像他一样的电竞选手,简直是异想天开。”

 

“爆豪君怎么能这样说绿谷君,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电竞选手。”饭田反驳了回去。

 

“就他不可能。”爆豪嘲讽地比了一个中指,“他四岁的时候出了一场车祸,左手基本废掉,现在才恢复到可以正常使用的样子。怎么可能适应高强度的电竞训练。”

 

“他的一辈子,都彻彻底底的和电竞选手无缘。”

 

“老子最讨厌他的性格,明明知道了不可能成为电竞选手,还喜欢整理一些奇奇怪怪的笔记。就像在做梦。”

 

“只要他的手还没有恢复,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爬到老子头上。就算恢复了也不可能,老子一定是无可挑剔的压倒性的第一。”

 

轰焦冻皱了皱眉,冷漠地看向爆豪。

 

爆豪注意到他的视线,“怎么,阴阳脸,想打架?”

 

“小胜,你太过分了。”绿谷端着托盘,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爆豪。

 

“小胜很喜欢把别人的伤口撕开再告诉别人不可能吗?”绿谷将晚饭放到餐桌上,“取消训练赛是我的决定,再怎么说,小胜打了那么多场训练赛,学会团队合作了吗?电竞不是小胜一个人的事情,光靠小胜一个人,小胜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第一。”

 

他还保留着小时候的昵称,可是爆豪分明看到。

 

他已经不是他口中的deku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【轰出胜】芳心纵火犯(一)

ooc预警

无个性世界

领队久✖️电竞咔✖️电竞轰

写完这章之后超想看看轰轰运动完的样子啊啊啊啊啊啊。




“爆豪胜已,切岛锐儿郎,上鸣电气。”绿谷咬了咬笔头,“较轰焦冻和饭田天哉相比,这三个人在入队之前就已经认识。”他垂头在笔记本上做了个标记,“在先前的训练常规赛中,饭田的发挥是最稳定的,或许最先和饭田进行交流是当前最正确的选择。轰焦冻消极比赛的态度比较困难。”


“至于其他三个人,爆豪应该是主心骨。”他在爆豪胜已的名字旁边打了一个三角形的重点符号。


这个有一头墨绿色的卷发的男人是被派到战队ALLMIGHT的新领队,现在的他对这个战队一无所知。


ALLMIGHT战队是今年所有参加预选赛中最不被看好的队伍,去年的常规赛中输得一塌糊涂。原本这里的领队和经理纷纷跳槽。


爆豪的排名并不差,甚至说可以超越大多数的电竞选手。切岛和上鸣的水平也绝不差。饭田的水平很稳定,几乎没什么可挑剔的。轰焦冻的操控水平很高,但是都看得出他绝对没有尽全力去打比赛。


这样的一支战队出去打比赛怎么会输成这样,问题就是团队关系问题。


绿谷推了推架在鼻梁的眼镜,在爆豪胜已和轰焦冻的名字上划了一个圈。


问题就出现在这两个人身上。





这个可怜的小领队上任的第一天就被爆豪胜已羞辱了一顿。


爆豪从他身边直接离开,“不就是个垃圾,怎么有资格来领导我。”


绿谷拿着笔,一脸不知所措。


“爆豪,怎么可以这样对待领队。”饭田拍了拍绿谷的肩膀,“领队,关于我们战队,可以谈谈吗?”


“啊啊,好的,没问题。”





“是这样的。你听说英格尼姆吗?”


“哦哦,就是那位国内电竞圈第一个拿到冠军的选手英格尼姆吗?我超级喜欢他的。他的控制技术超越目前为止百分之九十九的选手,是当之无愧的的电竞大神。我以前还去过他在东京所属的战队参观过,简直是所有电竞选手的梦想啊!”绿谷激动地丢下了笔,抓住了饭田的手。“你也喜欢他吗?”


“他就是我的兄长。”


“那应该很棒吧。”绿谷将笔捡了回来,摊开了笔记本,“你应该很崇拜你的哥哥吧。”


“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选择来打电竞。但是我对这个队有很大的意见。”


关键问题来了,绿谷抓紧了笔,“你说。”


“我当初是在路人局的时候被选上来的,和切岛上鸣一样,我们三个的水平其实差不多。团队中水平最好的应该是轰君和爆豪君。首先说比较熟悉一点的轰君。其实他操控水平很高,如果他真的认真起来,大概可以超过爆豪君。他每一次比赛都没有用过全力,就算那场比赛很重要。爆豪君的脾气暴躁,很看不惯这一点,之前甚至和轰君因为这个事情两个人还打过一架。两个人关系恶化后,比赛中处处不对盘。我们队的问题就出在这一点上。”


“我之前有了解过你们,总体来看实力不输给其他战队。”绿谷飞快地总结了笔记,递给了饭田,“总之,饭田君,一起努力吧。”


饭田接过笔记本,望见绿谷沙发后面的人,一下子站了起来,“轰君,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。”


绿谷僵硬地扭头,对上轰焦冻的视线。


轰焦冻别过头,用毛巾擦了擦汗湿了的头发,什么都没说。


“下午有一场高端路人局,两点钟,记得准时到这里。”绿谷在便签上写了一句话,垂头想了想,“我也想看看ALLMIGHT的实力。”他补上一个小爱心。


爆豪站在楼梯上,看了看这个新来的领队,什么都没说。




打比赛的时候绿谷来晚了,看到五个人分别选择的英雄之后愣了愣,垂头开始喃喃自语,“选这些英雄明显不好配合啊,首先爆心地和焦冻这两个英雄并不好配合,爆心地除了二技能以外对焦冻这个英雄的视野影响都很大,团战里面会很吃亏。这局不一定会赢。”


他站在爆豪的身后,嘴里说的话全部都一字不漏地传到了爆豪的耳里。


爆豪皱了皱眉,“废物就是废物,只要我和半边脸避开团战,这个问题不就解决了。”


绿谷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,默默地移到了饭田和轰焦冻的后面,“这个样子怎么能在原则上解决呢?首先爆心地和焦冻都是这局游戏里面的主要输出位,团战两个人不在一个地方,首先团队的输出就会小于对方,焦冻的二技能是火焰,配合爆心地的爆炸就能达到最大输出。这一局结束之后,你们两个要不要打打配合?”


“我没什么意见。”轰焦冻放出大招,抬头看向绿谷。


“老子为什么要和这个半边脸一起打配合?”爆豪重重地按下了第二技能。


“啊,我只是建议,建议而已。”绿谷慌张地摆了摆手,“你如果不愿意那就算了吧。”


“嘁,老子说了不愿意了吗。”


啊?绿谷满脑子的问号,却又不敢在爆豪的面前表现出来。


总觉得有种口嫌体正直的感觉呢。




作为领队自然是要和队员们一起住的。


“老子为什么要和这个废物一起住?”爆豪甩飞了桌子上的面包,一掌拍在绿谷面前。


“没有没有没有,我没有打算要和小胜一起住。”绿谷真情实意地不断地摇头,“我我我睡沙发就好。”


轰焦冻抬头冷漠地看了爆豪一眼,不巧被爆豪捕捉到。


“半边脸,怎么,你有意见?”


轰焦冻什么都没说,起身回了房间。


“真是的。”爆豪甩上了房间的门。


客厅里的四个人相顾无言,还是切岛打破了安静。


“爆豪这个人就是这样,习惯就好了。”


“嗯嗯。”绿谷握紧了笔,“饭田君是和轰君一个房间吧,切岛是和上鸣一个房间吧,我一个人睡沙发就好。”


饭田扶了扶眼镜,“真是难为绿谷君了。”




【轰出】The Pure(一)

ABO设定


ooc


1

“焦冻,面对和你养大的omega是什么心情。”医生在医药单上签下他的名字,抬头看向轰焦冻。


轰焦冻沉默了一会儿,“我不清楚。”他低垂着头,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
“对于我而言,他很重要。”轰焦冻抬眸对上医生的视线,那对异色眸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莫名的情绪。






“安德瓦先生,绿谷就拜托你了。”


会客室里隐隐约约传来交谈的声音,轰焦冻皱了皱眉,放下了手中的笔。


外面安静下来,让他以为刚刚的声音是他的错觉。


滑门被滑开,他下意识地以为是安德瓦,冷下声音。


“出去。”


门口没有动静,轰焦冻转过头,看向门口。


很多年以后他都不会忘记的惊鸿一瞥。


是个小孩子,有一头墨绿色的柔软的卷发,是和他的瞳孔一样的颜色。注意到他转过来的视线,小孩扬起一个笑容,然后张开双手,向他跑了过来。


“焦冻哥哥。”小孩的声音奶声奶气的,“抱。”


轰焦冻下意识地接住了这个未曾谋面过的小孩。


“焦冻,你看见绿谷了吗?”安德瓦的声音在外边响起。


“啊,绿谷。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安德瓦向绿谷招了招手,“你影响到哥哥学习了,快过来。”


“哦哦。”绿谷从轰焦冻身上下来,打算向安德瓦走去。


轰焦冻扯住小孩的帽子,轻轻地向后一拉,阻止了小孩的动作,抬眸看向门口的安德瓦,“他不打扰我。”


连空气都好像凝固了,房间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。


“焦冻哥哥。”绿谷小声地叫了他的名字,“我一定是打扰到你了,这样下去安德瓦叔叔会生气的,我要和叔叔走了。”


绿谷跟着安德瓦走了,甚至还贴心地把滑门拉上了。


轰焦冻愣愣地看着手心。


是专属于小孩子柔软的触感。


“焦冻,我想和你谈一谈。”轰冬美敲了敲门。


“嗯。”轰焦冻合上笔盖,抬头看向轰冬美。


“就是关于绿谷那孩子的事。爸爸考虑到你可能不会听他的话,让我来和你说一说。”轰冬美在榻榻米旁边的坐垫上坐了下来。


“今天上午你可能已经听到了。真是抱歉,那个时候打扰到你学习了。绿谷的妈妈要去海外了,绿谷,暂时不能被带过去,就放在了我们家。绿谷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呢,我想你应该已经见过他了。这些是爸爸让我给你说的,另外,我还有一些自己的话想要对你说。”


“首先我们和绿谷一家并不熟悉,我不知道爸爸到底怎么想的。”轰冬美抬头看了看他的表情,“爸爸是不会做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,但我不知道他收留绿谷的意义是什么,我想问问你感觉绿谷这个孩子怎么样?”


“可爱。”轰焦冻只说了两个字。




今天是去医院取性别证明的日子。


轰焦冻揉了揉凌乱的头发,昨天和轰冬美聊得比较晚,现在的时间已经不早了。


穿上外套,轰焦冻拉开滑门。入眼的第一幕就是那个叫绿谷的孩子。


“啊,焦冻哥哥。”绿谷还有些拘束,大概是被安德瓦教育了一顿,“我来叫你吃饭,安德瓦叔叔有事出任务去了。”


他墨绿色的眼眸反射出穿透透明玻璃的光,是小孩子该有的模样。


轰焦冻点点头,揉了揉绿谷的头发,“去吃饭吧。”


他感觉他总想从绿谷的身上找到一些别的什么东西,应该是他小时候遗失掉的快乐。总而言之,他很喜欢看见绿谷笑起来的样子。




“焦冻先生,这是你的性别检验表。”


吃完饭他就去了医院,轰焦冻伸手接过表,直接对折放进了衣服口袋里。


医院里全是哭声,他一向厌恶这些声音。或者说,他讨厌看到别人的眼泪。


所以他才那么喜欢绿谷的笑容。放在衣服口袋里的手抓紧了那张检验表,再也不可能变回原来干净的样子。




推开院子的门,他就看见了坐在秋千上的绿谷。


小孩还很小,坐在秋千上腿都不能触到地面。轰焦冻不知道绿谷是怎么上去的,大概是做了很大的努力。不过现在看来,小孩明显因为没有办法让秋千荡起来而感到沮丧。


“绿谷。”他叫了小孩的名字。


绿谷顺着声音一眼望见了他,用带着些委屈的奶音叫了他的名字,“焦冻哥哥,我一个人荡不起秋千来。”


轰焦冻轻轻笑了两声,抓住秋千两边的绳索,“绿谷,坐好了。”然后将秋千推了出去。


“哇哇。”绿谷紧紧地抓紧了绳索,整个人还沉浸在刚刚轰焦冻的笑容。


“焦冻哥哥笑起来真好看。”他小声地说了一句。


秋千从轰焦冻身边一晃而过,绿谷说的话隐隐约约,听不清楚。


好看。


他只听到了这两个字。


大概是在说他好看吧,从小孩看向他的视线里的点点星辰,轰焦冻大约推测出绿谷的原话。


“焦冻哥哥。接住我。”绿谷从秋千上跳下来,不偏不倚落进轰焦冻的怀里。


“这么做很危险。”他低声告诉绿谷。


“嘻嘻。”绿谷笑了起来,然后亲在了他的脸上,“我最喜欢焦冻哥哥了。”


轰焦冻愣了愣,没有说话。


他把绿谷放在地上,拿出了口袋里的检验单。


Alpha